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0章 时湛,是否是幼时少年

    言未希迷迷茫茫的想起了一些深埋在记忆中的某个画面,直记得幼时她在花园哭泣,有个小哥哥故意恐吓她,吓得她哭得更凶。

    可她再怎么努力去想,脑海中都不再浮现出更多的画面。

    意味着,其他的真相她无从得知,甚至无法验证自己所想起的那个事情的真假。

    “小白哥哥是谁?”欧阳槿疑惑发问。

    言未希摇头,松松握拳的手敲了敲脑袋,“我不知道。”

    小白哥哥是谁?

    她只是隐隐记得这个称呼,甚至不敢确定是不是。

    如果她的未婚夫叫做白湛,那那个记忆中的小哥哥是否是幼时见过的白湛

    这些她都无从得知。

    “时湛”她嘴里又发出了一声呢喃。

    闭上疲惫的双眼,在时湛主动找她之前,她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冲回去再问一次。

    “未希,还好吗?你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欧阳槿担忧之下直接改了称呼,自以为两人的关系就此变得更加亲近。

    言未希现在无力追究这些,她只晓得摇头,“我没事。”

    欧阳槿知道过多的追问会惹人厌烦,他站在言未希身边,再次提议,“反正我们都请了一下午的假期,我再带你去一次福利院吧。”

    言未希听后皱眉,有些犹豫。

    欧阳槿从刚才就看出她对小孩子不反感,甚至喜欢。

    此刻就知趁热打铁,“我保证这次不会再让你受伤。”

    “好啊,随便吧。”

    她必须找点其他事情转移注意力。

    “闻家派来的人失败了?”

    老爷子亲自沏了一杯茶,放在手心,感触温度。

    独先生回答:“据线人回报,湛少爷对闻雨柒可是毫不留情,甚至起了杀意。”

    “我白家的子孙,自然不会是胆小怕事之徒。”本是戾气太重,在老爷子看来却赞他“杀伐果断”有担当。

    他的亲孙子并非时湛一人,可能让他亲口承认的只有时湛一人,且坚定不移的将时湛当成未来唯一的继承人,绝无二选。

    所以,他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去布置一盘棋,将所有人都当做棋子利用也在所不惜!

    “老爷子英雄一世,湛少爷自然是您滴血血脉,英雄出少年。”

    “独先生,连你都会说奉承话了。”

    “不敢,属下所言皆属实。”

    “英国那边如何?”

    “景逸少爷伪装得很好,英国那边都将他当做真正的湛少爷。”

    很早就被送出国的白景逸,如今随着年龄的增长,才能逐渐得到认可,但

    老爷子从不会夸赞半句!

    甚至始终坚持着一个道理,铁青着脸道:“那是他该做的!”

    独先生从老爷子的只言片语中,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串联清楚,他从来都是不急不躁,扮演一个传递命令的角色,“那请问您接下来有什么安排?”

    老爷子将茶盏置放几案,爬满皱纹的手指骨节凸显,那双历经万事的双眼依然犀利有神,“利用欧阳槿,帮助闻家,务必将那两人分开。”

    独先生恭敬地俯首,“是,属下立即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