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8章 言家丫头的神秘催眠

    她的手颤抖着往上移动,直到握住十字架,还是不甘心的问:“是时湛答应要去国外的吗?”

    老爷子当然不屑于欺骗一个小丫头,“他是我白崇的孙子,自然是听我安排。”

    过分!很过分!最讨厌那些自以为是的长辈强制决定晚辈的一切!

    当初她妈咪深受其害,现如今所发生事情的性质,也是一样!

    她缓缓抬头,将手中握着的十字架向上提起,嘴角细小的嚅动着,漆黑的瞳眸似蕴含着清泠泠清水,过了一会儿,那双灵秀的眉头越皱越深。

    手指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心跳极速加快,为什么为什么没用?

    面前精神抖擞的老爷子仍然稳如泰山的站立,目光更不见丝毫变化,全然没有受到她的影响。

    难道这些年所修习的催眠术,竟这般无用?

    老爷子这辈子纵然经历过各种稀奇事,可他却不会想到一个小女孩欲图催眠自己只觉得觉得小姑娘被自己的气势吓住。

    当言未希拿出十字架的时候,他目光汇聚,心中颇为震惊。

    若无意外,那个东西原本属于时湛。

    时湛少年玩劣,但对于武术方面十分感兴趣,他曾拿到国际少年跆拳道第一名,对于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来说是多大的荣誉。

    可不幸的是,获奖之后他所受的伤开始发作,演变成高烧不退,昏睡了三天三夜,让整个白家都提心吊胆了三天三夜。

    他的母亲时落霜虽然心疼儿子受伤,但从未阻止儿子的兴趣发展,又因为担心他,为求心灵寄托,特意去中美洲为他求来那枚世上独一无二的,象征着生命之树的十字架。

    其制作精细巧妙,具有古老的神秘意义。

    老爷子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时湛极其敬重母亲,所以非常宝贵这东西,别人碰一下,他都叫嚣着要剁了那人的手。

    原以为早就消失的东西,出现在言家丫头的身上,可见时湛对她的心意。

    “小丫头,把你的东西交出了!”老爷子不讲理的直接索要。

    言未希赶紧握紧十字架往后一缩,心里很是担忧,他不会是发现自己的问题了吧?

    “白家爷爷,为何向我一个小孩索要东西。”

    老爷子不喜解释,独裁的他最不愿听见被人拒绝,他当即就要发怒,一个裹着黑袍的男人忽然从言未希后面走进来。

    “老爷子。”黑袍男人的声音略沙哑。

    老爷子的目光从言未希身上移到黑袍男人身上,问:“独先生有何事?”

    被称为独先生的男人略颔首,恭敬的对白崇说:“老爷子且听我一句。”

    独先生在老爷子的耳边悄悄说了些话,转身盯着言未希瞧了瞧,又着原路退出去。

    他原本在另一侧,恰巧发现言未希的小动作。

    或许绝大多数人不把她的动作当回事,可他却通过唇语认出,那是一种神秘的催眠咒语。

    独先生离开之后,老爷子忽然松了口,“言家丫头,你若能在这古堡之中带走阿湛,我便允他留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