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20章 跟你离婚

    “什么要求?”徐如苏追问白修,却得不到回答。

    白修的道行可没有徐如苏高,徐如苏看他的脸色就猜出一些,“难道跟我有关?”

    “对,跟你有关。”

    “到底是什么?阿修你就说吧,我都挺得住。”

    “他说,要我跟你离婚。”

    “什么!简直是无理取闹!”徐如苏呵呵冷笑了两声,觉得这个条件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她怎么可能跟白修离婚呢?留在白修身边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把儿子养到这么大,正该他们拿到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的时候,怎么可能离婚走掉?

    徐如苏又不傻。

    “阿修,没想到他竟然是要拆散我们家庭,你不要听他的条件,我绝对不要跟你分开。”

    徐如苏转身抱着白修,嘴里说着一套,心里想着另一套。

    徐如苏朝躲在一边的白景逸使眼色,白景逸领会之后就离开了。

    徐如苏跟白修说了一堆甜言蜜语,大约是自己离不开他之类的话,折让白修的大男子主义心个高涨,一口一句话顺着徐如苏的意思,并且保证绝对不会跟她离婚。

    白修将公司的烦劳抛之脑后,可徐如苏现在更气愤。

    忍了许久的徐如苏找儿子疏通喜庆,说起时湛那跟一个笑话死得要求,徐如苏心里满是嘲讽,“时湛那小子可真会作妖,居然开口要我离婚,呵呵,真是异想天开。”

    “妈,剩下的事情您先别管了,你只看好我爸不要被别人钻了空子就行,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我处理。”

    “那怎么行,你的身体还没好。”徐如苏一听儿子说要亲自上阵,又是一阵心疼。

    白景逸摇头打断他的劝告,“妈,我已经没事儿,我对自己的身体有一个评估,坚持不住我不会逞能。

    伤筋动骨一百天,白景逸的外伤不怎么看得出来了,但内伤还在,不能太过劳累。

    徐如苏又劝了几句,无果,只能任由白景逸去。

    白景逸会公司坐镇的事情传到了白崇老爷子的耳朵里,老爷子搓了搓手,笑说道:“人老了,那些事情就交给他们年轻人去瞎搞吧。”

    “老爷子,您除了年龄高了点,其他地方可比许多年轻人都要强。”

    老爷子对白景逸这不是放任,而是等着另一个年轻人来搅和场面而已。

    “小湛那边情况如何?还是没有松口吗?”

    “是,不过湛少爷似乎有一点松口,跟白修先生提出了要求,但两人不欢而散,想必是合作不成了。”

    “要求是什么?”老爷子有些好奇,时湛能敌言未希弹出什么要求的句子。

    “要求白修先生跟那个徐氏离婚。”

    “倒是会开条件。”明知道一件事情不容易,偏偏出题来扰乱他们的心思。

    “但湛少爷这步棋是不是走错了,我看他们关系好得很,哪里会这么容易离婚。”

    “独先生,这回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他们最终会不会离婚。”

    “那老爷子先请。”

    “我赌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