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95章 不肯离婚

    自从徐如苏得知时落霜的坟墓的确在市之后就更加放肆,却不知身在市的时湛也早已经知晓。

    “那个女人还真是迫不及待的赶着送命啊!”

    “还不出手,难道真要等她将霜姨找出来?”

    “找出来!哼,那也得要她有那个本事!”

    遍地搜查还不是在扫墓人那里查登记记录或者其他说明资料,先前老爷子能够找到是因为老爷子早些年就为此做好了准备,这会儿时湛已经安排下去,徐如苏派去的人不可能找到。

    除非那些人细心到每个墓碑挨着去寻找?

    那怎么可能,徐如苏都是拿钱雇佣,有谁会挨着一大片墓碑看。

    “阿湛,那个白景逸是不是也想跟你争白家的家产啊?”

    原本觉得白景逸从来都不被老爷子承认,连出车祸毁了容都要被老爷子利用也挺可怜的,不过在那天吃了一顿饭后言未希就改变了想法。

    白景逸这不是可怜啊!他从来都没有反抗过老爷子的安排,说不定就是想借着这个身份的便利从中捞取利益呢!

    徐如苏现在明显是要再次挑起时湛对白家的抗拒心,如果时湛至始至终都不肯回到白家,那等老爷子年龄一大,家产还不是得交给白修或者白景逸继承。

    “家产?你是说白家那些东西?我可不稀罕。”

    “这样啊”

    言未希撇撇嘴,她觉得,要是让徐如苏听到时湛这么平淡随意的语气肯定不会相信,要是让白景逸听见,白景逸说不定得气得吐血。

    他们满脑子都是为了争,结果最有资格的人偏偏不稀罕。

    “你不稀罕,可我不喜欢他们算计你。”

    “那你想怎么做?”

    “阿湛,你有没有想过,当初霜姨在哪买痛苦的情况下还不肯离婚?”

    这是问一下第一次在时湛面前严肃而郑重的提起时落霜。

    “痛苦?不肯离婚?”

    “是,我问过妈咪了,她跟我说了一些真相。”

    言未希眯了一下眼睛,将先前闻钰告诉她的话全部复述了一遍。

    时湛听后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那淡漠的神情越发沉寂,“安眠药?”

    “是。”

    “不离婚,是因为我?”

    “可以这么说。”

    “我知道。”

    “嗯?”

    时湛的反应反倒将言未希绕晕了。

    “这些事情我知道,当年就知道。”

    当年,时落霜带着时湛去言家串门那会儿时湛还是个只会调皮捣蛋的小孩,直到回程途中的那场车祸害得母亲失去生命。

    一开始时湛那心思有些别扭,失去母亲的痛苦让他觉得是因为去言家走这一趟才致使母亲发生意外。

    但收拾母亲遗物的时候,他在母亲的首饰盒里发现了藏着的安眠药。

    他那时候只觉得奇怪。

    渐渐地,很多事情发生了改变。

    母亲去世后没过多久,他就被告知多了一个后母徐如苏,还有一个跟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兄弟白景逸!

    那时候时湛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可以依靠的只有爷爷。

    他去找老爷子为母亲做主,可却又让他意外发现另一个可怕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