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90章 酒后乱性

    言未希醒来的时候头有些疼,挣了眼睛又闭上,不知道眯了多久又忽然睁开眼。

    谁能告诉她,浑身都疼痛感是怎么回事儿?

    本想一翻就起床,结果动一下感觉骨头都是软的,使不上力气。

    这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

    当初她和时湛第一次干了坏事儿的第二天可不就是这难受的滋味?

    再撩开被子瞄一眼身上,什么真相都明明白白的摆在她面前。

    她想起来了,昨晚想要灌醉时湛来个酒后吐真言,结果时湛没醉,她自己先傻了。

    都说酒后容易乱性,她以前没试过,现在信了,因为她自己就成了实践者。

    也不知道昨晚怎么回来的,还好醒来是在家里。

    抓抓头发慢悠悠的收拾着下床,一打开卫生间的门就正好跟时湛撞了个面对面。

    言未希到没有多不好意思,毕竟发生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回两回,习惯了就没什么可害羞的。

    只是,她没怎么在意昨晚的事儿,可时湛脸上那一副深不可测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儿?

    言未希被他盯得毛骨悚然。

    “看我干什么,做完了就出去。”

    本来她是随意的一句话,哪知时湛听后,脸上的笑容更加含有深意,“嗯,出来了。”

    言未希:“??”

    好像没毛病,她从时湛旁边走进去了。

    刷牙洗脸也是日常,唯一让言未希不适应的就是时湛站在门口不走,就盯着她瞧。

    言未希终于被盯得窘迫,“你还没做完吗?”

    “做完了。”

    “那你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

    知不知道那强烈的目光很影响人做事儿的。

    “我怕你太累,不过看来是我多虑了。”

    “哼,现在体谅我累,早干嘛去了!”

    “我怎么会知道,昨晚喝醉酒的你,进攻那么猛烈。”

    时湛开口那不轻不重的一句话惊呆了言未希。

    “你说什么?”

    她没有听错吧?谁昨晚进攻猛烈了?

    “你没听错,昨晚有个喝醉酒的女人对我霸王硬上弓。”时湛举起手往肩头稍后的位置一点,“嘶,那简直是战况激烈。”

    “我怎么可能对你霸王硬上弓?”言未希的疑问脱口而出,忙回头转向镜面,一看自己耳根子都泛红了。

    刚才她都说了些什么话?

    时湛又回答了什么话?

    “做完了就出去。”

    “嗯,出来了。”

    “你还没做完吗?”

    “做完了。”

    天地良心啊!她说的这些完全是单纯的问他是不是洗刷完了,完了就出去,别站在门口盯着她,可时湛回答的那些都是什么鬼话!!

    “我不是我不想跟你说任何话,你赶紧给我走。”

    “真的不累?”

    “累死都不关你的事!走啊!”她捏着牙刷那只手都揪红了。

    “虽说是你主动,但真累着了,还是与我脱不了干系,小兔子可不要因为害羞苦苦强撑。”时湛好心的关切,末了还补上一句:“我会心疼的。”

    “!!!”

    言未希真的很想捶死他,这幅欠扁的语气实在诬赖她昨晚强迫他的“事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