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5章 故意刁难

    男人之间的谈话,关系到一个女孩的一生,当然严谨。

    “我女儿可以嫁给你,但你必须约法三章。”

    生意人,讲究信誉,而他们习惯了要签个保障协定。

    几年前,言誉对时湛那是相当不满,总觉得这个男孩年少轻狂担不起责任。

    可如今,时湛的能力已经越过他之上,成为保护女儿的最佳人选,从责任这一点,言誉是无法指出时湛的错误了。

    “约法三章,好。”

    只要言未希能安心嫁给他,就没什么不可以。

    “集团是你的?”

    “是。”

    “我要你将属于你的百分之三十转给言未希,如何?”

    “可以。”

    钱财乃身外之物,对于时湛来说不算什么,而且别说是百分之三十,全部转给言未希,他都能眉头不皱一下就答应。

    但言誉觉得,至少女儿的生活有保障。

    “第二,我要你帮她正常的完成学业。”

    “可以。”

    这个要求比之第一个要求,仿佛难度从高降低到负数,自然没有任何问题。

    言誉点头,再次开口,“第三,在你们结婚之前,我希望看到一个健康的女儿。”

    言未希是否健康,问题在于,“自闭症?”

    “没错,我要小希恢复正常。”言誉双手搁在桌上,微微握紧。

    时湛淡定自若的反驳,“伯父,我不认为她有什么不正常,她与常人无异。”

    “我不与你争辩那些,我只要一个结果,我要她恢复原来的模样。”

    其实这件事情归根究底,责任在于言家。

    是言家的无能,致使言未希在闻家受了多年苦难,还生了病。

    这次引发因素除了巫奇,还有闻家从中作梗。

    言誉明摆着给他设置难题,时湛可以推脱责任,也可以反过来指责他们没有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还将问题强加在他身上。

    可是,他并没有。

    但他回答的是,“这个要求恐怕不能。”

    本就是提出结婚之后让言未希更安心一些,若说婚事出了问题,她又要胡思乱想。

    言誉不明白言未希现在的情况,他不能应付。

    “伯父,我想或许您不太了解希希先目前的状态,若是我答应你最后一个要求,反倒会使得她更加不安。”

    “你这是在拿她威胁我?”

    “并没有。”

    言誉对他,纯粹是鸡蛋里挑骨头。

    时湛总不好说:是你自己不了解女儿现状,反倒来为难我。

    “伯父,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希希好,对她有利的,我时湛毫不犹豫答应,对她不利的,无论如何我也不会考虑。”

    “你小子。”

    言誉似乎无话可说了。

    时湛打开书房门就看见那只小脑袋冒出来,朝这边挥手,“阿湛。”

    时湛揉了揉她的脑袋,“等在外面干什么,担心我?”

    “怕你害怕。”

    “害怕?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胆小?”

    “爹地谈正事儿的时候可严肃了。”

    “我不怕。”

    “真的?”

    “言未希,你质疑我的能力?”

    “略略略。”言未希朝他做了个鬼脸便绕到角落另一边去。

    不知言誉倚在门口将他们谈话都听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