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10章 商谈婚事

    “对不起,但,小兔子你的相信我,我并没有扔下你。”

    他想说的是,当初的真实情况是回头把人给捡回去了。

    还

    还替她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给她关了药。

    那件事情直接影响到她的身体,淋雨之后是发高烧,烧坏了嗓子,此后引发一系列事件。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因为嗓子的毁坏反倒让她在闻老太太的眼皮子底下更好过些,但相反的,因为嗓子,还得她失声两年。

    大约一切都逃不过“因果循环”这四个字,言未希不记得这件事情,大概那两年间,记忆最深刻的就是被放弃,和在闻家的逼迫之下所做的那些事情,那些足以毁灭一个人一生乃至整个家庭的事情。

    她很后悔,可能自己的病就是报应。

    她现在能力使用越发自然成熟,可偏偏她却不敢再用。

    雨越下越大,听着越发清晰的声音,她就越发烦躁。

    “小兔子,还纠结那件事情吗?”

    “不是。”言未希摇头,又将脑袋埋得更低。

    她现在都无法用语言描绘出自身感受,只觉得从目的出来之后,因为下雨牵扯出的回忆,把之前在时落霜墓碑前谈论家常的心情都全部覆盖。

    烦躁得很,可她不想跟时湛说实情。

    这大晚上的,从市自驾车到市,这会儿时湛说找个好的酒店住宿,言未希却坚持要回家。

    “阿湛,我喜欢我们的家。”

    其实是以为她现在对某些特定的东西会产生依赖性。

    时湛拿她没办法,这要求肯定是无法拒绝的,因此只能在大晚上的赶回去。

    这一路上,言未希都沉默不语,眯着眼睛睡觉。

    时湛当真以为她在睡觉,没有吵她。

    唯有言未希自己心里清楚,闭着眼睛也睡不着的感受,真的就是心里揪得慌。

    所以这天晚上,她做恶梦了。

    她站在一片空旷的场地,那里什么都没有,四面八方看不见东西,前后无人,不管她怎么走都找不到尽头。

    好像是被禁锢在那里,对一切都感到无力。

    言未希睡得很不安稳,吵醒了浅眠的时湛。

    时湛直接将那只在空中不安挥动的小手抓住,看她模样就知道入了梦魇。

    他以为是墓地的事情让她心里积了一层阴影。

    刚开始接触意大利那边的事情时,他无法随心所欲的去做事,特别是在势力成长中还被巫奇盯上的那段时间,他步步谨慎。

    对言未希的狠心是迫不得已,对于造成的后果,他更是后悔莫及。

    “小兔子。”

    今夜的他再也无法安睡。

    第二天,言未希很早就醒了。

    她果然睡得不好。

    但对于昨夜的事情,两人默契的闭口不提。

    “本来说今天带你回言家,你看起来精神不太好。”

    “啊?回言家?”

    “不想去看看你爹地妈咪吗?”

    言未希搅和着白瓷碗里的粥,轻声说:“不是。”

    只是那几年,她想回去都是不能的,生怕闻老太太对言家下手。

    现在都习惯了。

    “回去吧,我应该见见我的岳父岳母大人了,商谈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