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马宠不够:青梅撩上瘾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509章 巫奇是直男,乌北是弯

    巫奇怎么也没料到时湛这么大胆,说是交换人质,竟然真的将乌北直接带出来。

    乌北见到哥哥,眸中情绪涌动,最终还是被生生压了下去。

    乌北生怕暴露了什么,自己干脆埋头,也没有想尽办法去跟哥哥接触。

    他现在宁可落在时湛受伤受折磨,也不愿意惹恼时湛,让他把那档子事情捅破。

    巫奇作为一个直男,当然不晓得乌北对他存了那种心思,他一心想要救回弟弟,毕竟他们兄弟情义还在,当然,也不排除某一部分私心。

    巫奇看乌北的眼神很深沉,他很笃定要将乌北带回去,因为那是他成为巫家下一代家主的必要条件。

    乌北是为了巫家走出去的,如今受了难,巫奇怎么可能心安理得的坐享其成,虽然家族里没人吭声,但暗地里没少人戳他脊梁骨。

    铁血手段可以压制人,却难以得人心。

    他和弟弟都是巫家承认的少主,现代可不比古代什么以长为尊。

    巫奇认定,要将乌北带回去,让自己嫡亲的弟弟承认服从他,以他为尊,他便可以成为巫家名正言顺的下一代家主。

    所以巫奇才会这么不留余地的解救乌北。

    “东西在这里,时湛先生可还记得我们之间的交易?”

    巫奇将早已准备好的地契,包括一些合约摆在时湛面前,言语中尽是傲慢口吻。

    他巫家,家大势大,虽然这次损失较大,但没有牵连根基。

    时湛双指捻起那薄薄的几张纸,随意瞥了一眼,漫不经心的笑,“巫奇先生和令弟当真手足情深,竟然愿意割舍价值连城的地皮甚至是白赠的利益。”

    乌北一听时湛说这些话,脑袋又忍不住抬起来,目光落在巫奇身上,心里跟打鼓似的,一颤一颤的,紧张得要命。

    然后他发现巫奇正与时湛针锋相对,没有关注自己,乌北更是放心的多看了巫奇两眼。

    许久不见哥哥,竟觉得哥哥比以前更加俊朗,充满了男性魅力,乌北几乎看痴了。

    恰好时湛瞥眼一看,竟巧妙捕捉到乌北眼中那抹来不及掩饰的欣喜。

    时湛低声冷笑,“交易这玩意儿是得好好谈谈,乌北就坐在后面,巫大少爷稍安勿躁。”

    时湛拖时间让巫奇坐下。

    两人对对方都没啥耐心,偏偏两个都会作假,表面上看起来风清云淡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融洽叙旧

    只有乌北听见那些话,心都在发颤。

    为什么呢?

    乌北要留住言未希,又要救巫奇,自然不会主动提起言未希的事情时湛要救言未希,只救言未希,不敢打草惊蛇,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两个之间的共同话题除了恩怨打杀是让人听得惊心动魄,还有一个比较“温情”的,让乌北羞得一口老血要吐出来。

    “巫奇先生要将走亲弟弟,无人敢拦,不如我再送你们一份大礼如何?”

    时湛说出口之后,乌北心都在颤抖!

    什么叫做风雨欲来的强烈感受,我觉得我实在是受不了了!